百通信息网-国际综合资讯平台 > 体育娱乐 >

《延安与八路军》时隔80年再映

时间:2018-08-06 17:37

来源:中国资讯报道网作者:admin点击:

    一台35MM“埃姆”摄影机,一台16MM“菲力姆”,再加上8000多英尺胶片,“新影”的前身延安电影团带着这些全部的家当在1938年成立了。凭着这些“小米加步枪”的简陋装备,前辈们拍出了第一部纪录影片《延安与八路军》,开创了我们党领导的新闻纪录电影事业,开始了艰苦卓绝而荣耀后世的光辉历程。时隔八十年之后,就在昨日下午的北京市第二届纪实影像周之《真实力量-纪实影像的瞬间永恒》主题论坛上,数百名观众欣赏到了这部弥足珍贵的影片。

    记者现场观影后了解到,该片摄影师吴印咸拍摄的白求恩弯着腰、聚精会神地在台上为一个腹部受了重伤的战士做缝合手术的照片,成为了中国电影史上的珍贵文献和中国摄影史上的经典之作,并作为人教版《手术台就是阵地》的小学语文教材课文插图,被一代代学生学习与铭记;国家一级导演、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新影)编导王一岩则在昨天的论坛上爆料称,这部影片刚拍摄完第一个镜头后,导演袁牧之就号啕大哭,原来是被“八个热菜四个凉菜”的招待宴席所感动,在延安革命老区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他吃到了最经典的菜肴——拔丝土豆。

 

    导演拍完第一个镜头就嚎啕大哭

    据王一岩介绍,虽然大家都知道《延安与八路军》这部片子的拍摄者是吴印咸、袁牧之,但是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演员,他就是后来在1952年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时候担任厂长的陈波。

    1938年10月1日,《延安与八路军》在黄帝陵开拍完第一个镜头,延安就下了一场暴雨。正是这一场暴雨造就了延安电影团第一部影片。“这第一个镜头拍完之后因为暴雨而收工了。此时,八路军政治部主任兼延安电影团团长谭政出面招待还未参加八路军,被请来拍摄的吴印咸、袁牧之等人。”王一岩说道。

    多年后,演员陈波回忆了这顿招待宴,其实就是在院子里摆了两桌,然而所有延安能做的菜都上来了。即八个热菜四个凉菜。在延安革命老区艰苦的生活条件下,竟然能吃到这么丰盛的宴席。袁牧之感动得当场就号啕大哭。“大家都知道袁牧之是一个非常有才华,在戏剧舞台上被称作千面人的资深演员。但他同时又是非常优秀的导演,更是一个很容易动感情的人。作为《延安与八路军》的拍摄者,能这样被重视,享受这么高规格的宴请。为此感动得落泪。”王一岩解释说。

    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才开宴,令陈波印象深刻的是,其中有一个拔丝土豆,这是延安时期一道很经典的菜,有了白糖、香油作为调味品,土豆的口感会更好吃。

    在昨天的观影过程中,法晚记者还注意到,晋西北地区民兵制造地雷、埋地雷、石雷爆炸的情况均出现在镜头中。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弯着腰、聚精会神地在台上为一个腹部受了重伤的战士做缝合手术被吴印咸及时拍摄下来,由此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珍贵文献和中国摄影史上的经典之作。

 

    战时珍贵影像质感不逊于现在

    作为在新影工作37个年头的资深摄影师,李亭借着延安电影团成立八十周年之际,向现场在座观众讲起了延安电影团第一台摄影机的特点及操作原理。“我们摄影叫它独眼龙,它只能上一个定焦镜头,而且它的驱动是上发条的。有点八音盒的原理,所以它可拍摄的时间很短,而且它需要重新换胶片,操作难度其实是很大的。”

    李亭接着说道,其父亲刚开始从事摄影职业的时候,接触的就是这种摄影机。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新影才有了德国的阿莱摄影机,该机一次能装三个镜头,可以通过转盘来调换不同焦距。并且它是电动的,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手动上发条了。但它最大的缺陷是它的片盒最多只能拍两到四分钟的素材就要更换,而且它的噪音很大,没有办法满足同期的录音。

    “现在随着技术的不断更新和进步,胶片基本上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各种新型摄像机层出不穷,辅助设备也是眼花缭乱。”李亭表示,即使是这样,回看新影资料库里保存的那些珍贵的影像资料的时候还是会特别感慨。当年的前辈们在如此艰苦的战争年代拍摄的影片,包括质感、场面还是那样的工整与鲜活,构图精美,完全不逊于现在用最先进、最高级的摄影机拍出来的效果。

    在新影编导叶晶看来,无论是延安电影团,还是新影拍摄的几乎所有重要的影像文献,给她的感触就是将每一个值得铭记的瞬间纪录为永恒。无论它纪录的是伟人还是普通的劳动者,无论是一次次国家重大的历史事件,还是某一个街头巷陌的寻常景致,隔得越久就越显示出它的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